维勇不拆逆,勇吹,两份搞事七份甜,剩下一份拖延症……

[维勇]夏宿禁止做游戏

脑洞大,有点破廉耻

只是想写一起玩开心的维勇和大家

夏季合宿paro,一发完

以上OK?

1.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尴尬气息。

  花样滑冰女单世界排名第三,来自俄罗斯的冰上女王米拉·芭莎切娃和2016年大奖赛排名第五的男单选手,大众情人克里斯·贾科梅蒂正在面面相觑中。

  老实说,美丽迷人的俄罗斯姑娘和成熟性感的大叔站在一起的画面还是很赏心悦目的。

  就是地点有点不太对。

  此时,他们两正站在某对世界知名的恩爱师徒的门前尴尬对视,背景音乐是门内断续传出的奇怪声响。

  “啊——”长长的带着起伏的尾音带着颤抖的叫声,像是某位大奖赛排名第二的日本选手发出的。

  “哇喔!”略带轻佻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怀好意的感觉,应该是属于某位选手的专属教练的。

  “别这样……”微带呜咽的感觉,弱弱的气音,听起来像在祈求。

  “没什么勇利,再来一次,你可以的~”有点气喘的声音,带着笑意。

  尴尬。

  克里斯清咳了一声:“芭莎切娃小姐,想不想喝杯咖啡?”

  “乐意之至。”红发的少女迅速回应了一句,两人同时开始撤离。

  向后,再向后——

  “砰!”

  “喂!你们——?”金发的少年揉着被撞痛的头,刚想说什么,却被米拉一把捂住了嘴,迅速的连拖带拽的拉走了。

 

  “什么事?你干嘛把我拖下来?”尤里·普利赛提显得有些不高兴,他叫来服务员点了一杯果汁牛奶,手撑着头,直盯着米拉,一脸如果得不到满意回答,下一秒就要把桌子掀翻的表情。

  米拉翻了个白眼,没什么气质的趴在了桌子上,“帅哥~麻烦给我杯红茶——克里斯你跟尤里奥解释吧,我实在是什么都不想说……”

  “我没啥好说的啊,尤里奥还没成年呢。”克里斯懒洋洋的抛下一句话,冲着一边点单的服务员抛了个wink,“麻烦给我一杯玛奇朵。”

  “为什么连你都叫我尤里奥!猪排饭叫叫也就算了!”尤里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到底什么事?我还要去找猪排饭说明天的——”

  “别!”米拉和克里斯同时出手,把金发的小少年按住,克里斯不自在的咳嗽了下,“勇利正在和维克托……进行比较私人的运动,不太适合我们去打扰……”

  “什么鬼,他就是在跟维克托洗澡都不妨碍我进去找他要资料——”尤里不满的低唁,却被联手的两人压制的动弹不得。克里斯和米拉带着满脸微妙的表情,开始了对无知少年的科普。

  尤里的表情随着两人的叙述开始变化,最后定格在了满脸通红上。他嘟囔了两句连米拉都没听清是什么的话,然后突然又一下弹了起来:

  “绝对不行——明天我们还要上冰的!都说好了!猪排饭要给我演示他上次那个接续步的!”

  完全没有防备的米拉和克利斯猝不及防,被尤里一下子挣脱了,他们眼睁睁的看着金发少年怒气冲冲飞奔而去,悲痛的闭上了眼睛。

   “上帝保佑尤拉奇卡……”米拉画了个十字,忽然笑出了声。

  “太有趣啦——!我过去看看,克里斯你呢?”

  “我就不了,你去吧。”克里斯懒懒的挥了挥手,“好浪费,尤里奥的饮料一口都没喝呢。”

  “等等,我要喊上萨拉……我觉得她应该会感兴趣!”

  今天的米拉·芭莎切娃,依然在成为一名合格的吃瓜群众道路上奋力前行并乐此不疲呢。

 

2.

  由于本次夏季合宿的住宿安排,米拉花了好一段时间,才和从西楼兴致勃勃冲下来的萨拉·克里斯皮诺汇合。两人来到维克托和勇利的房间前时,却意外的发现,尤里普利赛提还站在过道里,并没有像她们想象的那样,已经冲进了房间里。

  在他边上还站着一脸茫然的泰国选手,披集·朱拉暖。

        此时他们正站在离那对师徒房门三米远处,像是在争执什么。

  “现在真的不能进去——”金发的少年似乎是想吼出声的样子,却临时硬生生的压制住了声音,从喉咙口里艰难的噎出几个字符。

  “哎?为什么?勇利让我把录音设备都带过来了哎。”肤色有些深的泰国选手无辜的眨了眨眼,“就几分钟前的事情——倒是你,普利赛提,你站在他们门口半天不动作,不进去也不离开,想做什么?”

  “……我是想提醒猪排饭明天我们还有约的!但是……”尤里涨红了脸,眼神有点游移,他避开了披集略带审视的眼神,“总,总之现在不行。”

  “到底怎么了?”披集·朱拉暖疑惑的眯起了眼,上下打量起了尤里,不过没几秒钟,从那对师徒门里传来的声音让他也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

  “嗯……嗯嗯……啊!”

  “就差一点了呢!再来!”

  “不要……”

  “f**k……”

  米拉和萨拉对视了一眼,悄悄的走了过去。

  “尤里奥,你还要在这站多久啊?说了成人时间,不能打扰哦。”米拉不动声色的拍了一下尤里的肩膀。

  “啊!”尤里发出了一声被吓到的短促尖叫,立刻捂住了嘴。他这会儿才发现,他和披集都不自觉的朝着房门口挪动了几步,现在距离那对没廉耻的师徒的房门不到一米。

  “走啦!”尤里低声咆哮着,试图伸手去拽住那个黑皮的SNS之王——比起明天无法让胜生勇利兑现约定的烦恼,他更不想看到维克托和勇利这对儿师徒在夏季合宿时的花边新闻成了推特头条!尤其这位八卦王者还带来了录音设备!

  “等等,我觉得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披集·朱拉暖轻巧的挣扎开,他用轻快的语气说出了一句了不得的话,“就我个人判断勇利应该还是个处男——喝醉了他都只知道猜拳!也许他们只是又喝多啦!”

  “哇好劲爆!是你发推的那次么!”

  “等等维克托居然这么能忍………”

  “这是重点吗?喂你别敲门啊啊啊啊!”

  “啊,门没锁。”完全无视了反应不一的三人组,披集镇定的敲了两下门,“勇利~我……啊!!!”

  尤里·普利赛提着急的扑了上去。

  房门“嘭”的一下被撞开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又死了……哎?”

  房间里的维克托和勇利师徒,穿着打扮整整齐齐,也没有什么不堪入目的姿势——米拉无视了胜生勇利被环抱着坐在维克托腿上的姿势,这在她看来这实在太寻常了——他们面前放着一台电脑,屏幕闪烁着黑白的像素格画面。

  “猪排饭——你们到底在干吗!!!”

  下一刻,尤里·普利赛提的吼叫声,充斥了整层楼。

 

3.

  “所以说是在玩游戏么?”米拉兴致勃勃的上下看来看去,“游戏手柄呢?怎么没有看到?”

  “不需要手柄啦,用声音控制这个、这个小黑球走动,躲过尖刺不要掉下去就可以!”胜生勇利不自在的扭动了下,“维克托……放我下去啦。”

  “不要,勇利,没地方给你坐啦。”维克托秒答,并且强压下了勇利不太安分的挣扎,“尤里奥要来试试么?”

  “这什么鬼我才不玩!”尤里怒气冲冲的吼出声,他刚刚差点想把那个安安稳稳坐在教练怀里的猪排饭揪起来大吼两句,付诸行动前却被维克托的眼神吓到,此时怒气冲冲的横坐在沙发扶手上,顺手拿了一瓶矿泉水拧开了盖子。

  “勇利,原来你让我带录音设备是为了这个么!”披集同样十分好奇,“日文哎……是最近日本国内流行的游戏么?”

  “不知道国内流不流行……是光虹君推荐我玩的,说很有趣……”胜生勇利哀嚎出声,“有趣不有趣不知道,我快被气死了!想起来你那有扩音话筒,我想试试音量调大点能不能好些……”

  “很有趣哦!”维克托的嘴又笑成了心形。

  “维克托~你就别看我笑话啦……”勇利扭过头,抱怨的看着他的教练。

  “哎~我说的是实话哦。”维克托用额头蹭了下勇利的,满意的看到他的学生又红了脸,“游戏有趣勇利更有趣,见到了打游戏时不想服输的勇利呢~”

  “维克托~!”

  米拉看到尤里奥把手上的瓶子捏出了一个弧形。

  “听起来蛮有趣的样子,能让我玩次试试么?”萨拉·克里斯皮诺忍不住问了一句。

  “啊当然可以!维克托!放开我啦!”

  “好遗憾~”

  折腾了一阵子,萨拉终于坐到了电脑前。

  “发出来声音这个小黑点就会动,感觉声音大点会跳的高些?”胜生勇利在一旁犹豫的说着,“萨拉小姐要我示范一下么?”

  “不用不用,我自己试试!”萨拉兴致勃勃的点了开始。

  “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喏……”

  “哦……啊……啊!给我上去啊!”萨拉哀嚎了一声。

  米拉默默的捂住了嘴,她怕自己忍不住会笑出声。

 

 

4.

  “请让我再来一次!拜托啦!”

  “萨拉小姐,您已经连续十次死在一样的地方啦……让我试试好不好~?”披集·朱拉暖忍不住了,“我有自带的扩音话筒!效果很好的哦?”

  “你确定?”萨拉气呼呼的离开了电脑前,让出了玩游戏的位置,“这个该死的蝌蚪!让他往前不往前,让他跳也不跳,就知道死!”

  “披集君,你要一开始就用话筒么?”胜生勇利在一旁问到。

  “我试试……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啊恩……哎?!”眼睁睁看着屏幕上的小黑点撞到了奇怪的小手枪,披集的声音卡住了。

  “我觉得可以说话试试?”米拉提出了不同的见解。

  “有道理!”披集又迅速的点了开始。

  “说点什么呢……啊我的挚友勇利最近在一年里结婚又离婚又复婚啦——”

  “披.集.君!”

  “——显然尼基弗洛夫先生对他很好但是我啊!”

  Game over。

  米拉看到披集被恼羞成怒的胜生勇利用枕头袭击了,立刻占据了先机,抢先一步超过萨拉,迅速的坐到了电脑前。

  “让我玩一下啦萨拉!好有趣的感觉!”

  “好吧,我只是想唱歌会不会好过一点……”萨拉有些不满的嘟囔了一声,完全无视了尤里一副你们都是傻子么的表情。

  “哎有点道理,我试试——”米拉点了开始,刚张开嘴就卡住了,“唱什么歌……”

  “随便啦!你们快点玩完我要拷资料!”尤里吼出了声。

  小小的黑球抖了抖,前进了点,直接掉了下去。

  “……”

  “尤里奥!你给我闭嘴!”
       
        米拉再次点开了游戏。

  “I can rule the world JJ just follow me——”

  尤里奥喷出了一口水。

  “now look at me——啊!!”

  米拉眼前的屏幕也打出了一行字。

  “很晚了,大家要不要去休息等休息日再玩……”

  “我觉得你们玩法都有问题!放着我来!”尤里跳下了沙发,丝毫不由分说的挤开了米拉,点了开始。

  他深吸一口气,发出了声音。

  “喵喵喵——”

  “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鬼!!!!!!”

  屏幕上的小蝌蚪嗖的一下,窜上了高空,半天没有落下来。

  尤里奥的声音卡住了,他僵硬的回过头,看到了站在门口,表情堪比接受采访被问到维克托做教练话题时一样的雅科夫·费尔茨曼。

  所有人的内心中都浮现了同样一句话。

  啊,完了。

 

5.

  终于把雅科夫和所有人送走后的胜生勇利,疲惫的扑到了床上。

  “好累啊……以后再不玩这个游戏了——”

  “我觉得很有趣哦,勇利。”维克托擦着头,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他笑眯眯的坐到床边,伸手揽过他可爱的学生。

  “门锁好了吧?”

  “那当然——维克托!你在干嘛?”

  “做之前就想做的事情啊。”银发的男子亲了亲他可爱学生的耳朵。

  “我可是听到了你的挚友在门外说了什么哦——”

  “反正今天不论做什么,他们都会以为我们在打游戏,对吧?”

  “什么……啊!”

 

6.

  第二天,尤里·普利赛提纳闷的发现胜生勇利没有上冰。

  以及,去找胜生勇利要游戏拷贝的萨拉和米拉,获得了游戏已经被他删掉的回答。

 

  END

ps:没错这个游戏是八分音符酱——by打游戏差点没被笑死的醉OTLLL

pss:感谢官方续命!我又活回来了!期待剧场版!!

评论(19)

热度(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