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不拆逆,勇吹,两份搞事七份甜,剩下一份拖延症……

[维勇] 尤里奥只想吃猪排饭不想吃狗粮

情人节塞糖搞事,尤里奥视角,狗粮其实还是很好吃哒尤里奥!

俄罗斯还是情人节,不要太在意时间

一发完

以上OK?


  1

  下次再陪这个外星人出来接人我就是猪……

  尤里·普利赛提一脸麻木的站在普尔科夫机场航站楼内,俄罗斯的传奇英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以及他的爱徒,来自日本的胜生勇利,正在他面前抱在一起低语。

  本来如果时间短点,尤里也就忍了,毕竟这对师徒的画风从去年大奖赛之前就一贯如此——在他们这群选手面前也好,在大众面前也好,甚至报纸上都白纸黑字的报道过他们的依存症相当严重,超过三分钟没有肢体接触就足以让这两人坐立不安。

  但现在已经超过二十分钟了!他们居然还抱在一起说说笑笑,完全无视了周围路过的人群。 

  原本全日锦标赛的日程和全俄是有冲突的,但是维克托也正好没法参加全俄:他宣布复出的时间有点微妙,GPF结束后的短短几天可不足够让他选好曲子并编排好新的节目——所以他心安理得的陪着勇利参加了全程比赛,并毫无意外的获得了他指导勇利后的第一块金牌。

  在这之后,为了配合宣传复出,也是为了勇利的到来提前做好准备,维克托并未与勇利一起返回,而是提早了几天回到圣彼得堡;而胜生勇利也在收拾打包完行李,办好一切手续后,迅速坐飞机来到了俄罗斯。

  但这短暂的分离,绝对不是现在他两可以做连体婴的理由!天知道他们两不过分离了几天而已!

  更何况,尤里发誓,他两这几天通电话的时间之长,交流比又搬回住在一起的雅科夫和莉莉娅还要多;在胜生勇利上飞机前,尤里还亲耳听到维克托喋喋不休的嘱咐了一个小时以上的各种注意事项——这对闪瞎人不偿命的师徒到底哪里来的那么多话可说?

  深感丢脸的尤里把围巾往上拉了拉,试图遮住自己的脸,他偷偷往边上蹭了过去,直到整个人都站在了离这对笨蛋师徒十米开外才松了口气:要丢脸还是他们自己丢吧,反正全世界的媒体都报道过这对师生的深情厚谊,不差这点机场接送忘情拥抱的报道……大概?

  周围路过停驻下来的旅客越来越多,也不知道是认出了其实伪装的一点都不上心的维克托还是对拐走俄罗斯冰上皇帝的日本选手胜生勇利的脸记忆深刻。当尤里在窃窃私语的人群中注意到俄罗斯报社熟识的记者身影时,他走的更远了点,然后摸出了手机。

  人群中,正搂着自己徒弟笑的一脸傻气的维克托听到音乐声,停止了说话,他翻出来自己的手机,盯着手机上显示的名字,疑惑的左右望了望才接起了电话,下一秒,尤里暴躁的吼声从手机中穿透而出:

   “你们到底走不走?!还想在那站多久?”

  “啊哦,尤里奥你不是陪我来的么,怎么还打电话呢?你在哪?”

  “我可不想在那傻站着被一大群人围观,拍电视剧么?告诉你,我看到俄罗斯报社的记者了。你们不走我走了!”

  “尤里奥你又没有驾照,你还是得等我们一起啊。”

  “闭嘴!!!”

  直到坐上车,尤里才松了一口气,他打量着有将近一个月没见的胜生勇利:头发长了一些,看来是没有去刻意的打理过发型,柔软的发丝垂下来,松松的拢在耳后;这只小猪的打扮依旧没有什么变化,浅棕的外套和长长的围巾还是以前见过的那身,但整个人精神比GPF时候要好,带的行李不多……等等,行李?

  “猪排饭你的行李箱呢?”

  “啊!”

  “哇,就说好像忘了什么……”

  很好。

  尤里看着胜生勇利慌慌张张的往外跳却被安全带卡住差点撞到头,以及维克托一副恍然大悟立刻拔掉钥匙的样子,绝望的捂住了脑袋,他预感到,之后的生活一定热闹无比。

 

  2  

  一天后,尤里在冠军俱乐部里见到了勇利。

  这个看起来稍微有些疲惫的日本男人在身边维克托几乎可以称作是志得意满的笑容中,有些腼腆的对冠军俱乐部的在场人员做了自我介绍,然后在维克托的引导下,对冠军俱乐部的整体布局和人员构成进行了初步的了解。

  没有抢到解说权的尤里愤愤的用眼神表示了自己的不满——毕竟是相处过好一阵子的伙伴,猪排饭来,他也想尽一下地主之谊的呀。维克托这个外星人什么都抢过去,明明去年都没有在俱乐部里,有什么变化都不知道——不过随后,尤里迅速的想起来一件事,恶意的笑出了声。

  “我说猪排饭,维克托有没有跟你说一件事?”

  勇利回过了头,有些莫名其妙的看向了趴在冰场隔板上的尤里奥。

  “什么事情尤里奥?”

  “这个老爷爷,因为吃多了猪排饭导致体重超标需要减——”

  “尤·里·普·利·赛·提!”

  哇,好像看到了地狱耶。

  不过有什么关系?现在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啊。猪排饭在的时候,有什么好怕的?

  尤里狡猾的扯过了因为刚刚他的发言而完全愣住的勇利,指了指,顺着尤里指向转头的勇利所看到的,是迅速收掉刚刚可怕表情,露出僵硬笑容的维克托。

  “维克托你怎么需要减重了?gala时不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么……”

  谁告诉你gala没问题的,我都知道这个外星人重做了考斯腾因为之前那件穿不上了。尤里腹诽。

  “勇利在担心我么?只是需要调整一下而已,这方面不用太在意啦~”

  “可你昨天还说想吃猪排饭?我连材料都买好了……营养师是怎么说的?”

  “谁让晚上勇利不让我吃猪排饭呢~白天吃一份没什么太大问题的~”

  够了。

  面无表情的尤里发现勇利的耳朵开始泛起浅绯,如同樱花一样的粉色迅速蔓延了全脸,连脖子都染上了浅红。

  “维克托!!!尤里奥还在呢!”

  “有什么关系,俄罗斯14岁就成年了,尤里奥什么都知道的~”

  “成年也不代表我想听你们这种乌七八糟的成人发言!考虑一下在国际上我还属于未成年人可以么!”尤里吼着,然后立刻反应了过来,“你今天要做猪排饭?我想吃!今天做给我吃吧!反正维克托吃不成了,”尤里恶意满满的笑出声,“营养师让他控制饮食减重,想吃猪排饭?等着被雅科夫骂吧。”

  维克托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就算我吃不了尤里奥你也死心吧,勇利才不会——”

  “哇!胜生君这是要请客么?算我一个算我一个!之前就听说你家乡的特色猪排饭很好吃呢!胜生君不会介意吧?”不知何时出现的女单选手米拉·芭比切娃笑嘻嘻的凑了过来,打断了维克托的发言。

  “胜生要请客么?不介意我去凑热闹吧?”格奥尔基·波波维奇也凑了过来,他最近新恋情似乎发展的不错,看起来很是心情愉悦。

  勇利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他望了望表情有点僵的维克托,扯住了他的衣服,低声跟他用日文说了些话,维克托的心情似乎有些转好,轻笑着凑到勇利耳边说了不知道什么,尤里见到勇利整个人迅速的跟烧起来一样——刚刚他只是看起来染上了一层浅粉,现在像整个人煮熟了一样,连头上都像冒着热气。

  “要来就来吧,今天勇利第一天报道,就当做欢迎会了~不过事先声明,明天还要训练,今天可不允许喝酒哦?”笑着从后面抱住整个人都在冒烟的勇利,维克托一锤定音。

  尤里撇了撇嘴:平时训练也没见你少喝,是怕我们集体灌勇利酒吧?

  嘛,不过可以吃到好久没吃的猪排饭了,还是挺好的。

  

  3

  在稍微有些期待的心情下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后,尤里和米拉、格奥尔基一起来到了维克托的家——其实想来的不止他们三个,但是都在维克托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笑容下败退了,这个外星人看起来不想让勇利太过劳累,最后也只有跟他最熟的他们三个人无所畏惧——勇利和维克托提前了一个小时离开,说是先去超市购买准备食材:尤里亲耳听到勇利逼着维克托找出来了营养师的联系方式,打了半天电话确定给维克托做减肥套餐的材料。

  老实说,当听到勇利信誓旦旦的对着维克托承诺着:放心,我有着丰富的减肥经验,维克托你减重一定没有问题的时候,维克托的神色差点让尤里当场爆笑出声:风水轮流转,之前维克托逼着那只小猪减肥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这天吧?

  不过似乎他们来的有点早。

  当尤里三人在维克托的宅前等了将近半个小时后,那对提早去超商的师徒才回来,这时尤里已经站到手脚冰凉,差点就想直接回去了,但是米拉卡着他的脖子把他拽了回来。

  那对师徒手上大包小包的提了好多东西,明显不是仅仅去买了食材——尤里想冲他俩咆哮,却被勇利往手里塞进了一个苹果。

  “刚刚去超商的时候发现苹果很新鲜,尤里奥你喜欢吃这个吧?”

  尤里把快冲到喉咙口的咆哮吞了下去,默不作声的看着勇利摸出钥匙打开了门。

  刚一开门,维克托养的狗狗马卡钦便迫不及待的冲了出来,围绕着勇利呜呜的打转,完全无视了他真正的主人维克托。勇利单手摸了摸马卡钦,然后便绕过它进去,尤里三人也安静的跟着他进了门,留下维克托一个人在外面来回拿袋子——他们买的太多,车上好像还有不少东西。

  这间房屋依然维持着一年前尤里看到的样子:干净冷淡的色调,简洁明了的设计,以及简单实用的家具——其实之前也不是没有来过维克托的家,虽然维克托事实上并不太喜欢人上门,可是毕竟同为雅科夫学生,尤里还是来过这间房屋好几趟的。

  然而这次,他敏锐的感觉到了有些不同。

  好几个cedex的大箱子杂乱堆叠在屋内,破坏了整体房屋的设计感,有些行李已经被打开,里面的东西看起来什么都有——眼尖的尤里甚至看到了一个似乎是维克托手办的小型模型,不过那个箱子被勇利迅速的关了起来扔到了一边,马卡钦无聊的绕着行李转了两圈,开始用爪子刨了起来。

  勇利略微有些局促的请尤里他们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去厨房倒了三杯水。

  尤里看到他偷瞥了几眼门外,维克托似乎还没有把所有东西拿完——他们到底买了多少?

  “尤里奥,我有个问题想问问你……”在米拉和格奥尔基开始有些好奇的在屋子里转圈打量的时候,勇利偷偷拉住了尤里。

  “啊?说。”这个猪排饭又在搞什么?

  “你有没有认识的房屋中介之类的……”

  “哈?”尤里有些怀疑的挖了挖耳朵,不会是听错了吧?

  “我总觉得长期寄住在维克托这里有点不好……想提前找个合适的屋子,你有什么认识的人可以介绍么?”

  “你傻了么……维克托怎么可能让你出去住?”尤里差点想抓住勇利摇晃:他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这碗猪排饭在想什么,有也不可能介绍给他好吧?

  “那个外星人现在跟获得了珍贵财宝的巨龙一样小气,我可不想成为不小心碰到财宝被巨龙喷火的牺牲者。”尤里翻了翻白眼,“还是说那个老头索求太多导致你不想跟他住在一起了?那样我建议你直接说——”

  “尤里奥!”勇利看起来又跟蒸熟了没两样了。

  “勇利,尤里奥 ,你们在讨论什么呀?”维克托终于把所有的袋子都拎了回来,他凑了过来抱住了勇利。

  “没什么……”

  维克托有些怀疑的看了看尤里,把勇利带离了沙发边。

  尤里无聊的趴在沙发上,看着维克托笑嘻嘻的把一系列的食材都拎到了厨房料理台边上,他给勇利系上了一条围裙,浅蓝的色系倒是跟他自己的瞳色有点类似。

  勇利顺手把手上戒指摘了下来,放在了稍微高点的料理台上,他接过袋子,转身开始清洗解冻从超市买来的肉类。维克托也翻找出厨具,开始清理买回来的蔬菜。

  尤里觉得,自己应该学学米拉和格奥尔基做些别的事,而不是盯着这对师徒秀恩爱。

  他从沙发上跳下,凑到了维克托的奖牌陈列柜前观看。这个外星人在获得第一块奖牌后,陆陆续续获得的金牌就不下五十块,真的每块牌子都好好供起来,一个奖牌陈列室都未必能满足他的展示要求,因此,这里只放了部分维克托近年来的荣誉——但是此刻,一块银牌正堂皇的放在了展示柜的最中央。

  尤里凑近了看,毫不意外的发现这块奖牌是勇利在2016年的GPF获得的那块。他不屑的啧了一声,从展示柜的前面离开,一把抓住了从脚边窜过的马卡钦开始揉搓。棕色蓬松的狗狗挣扎了半天,还是从他手下逃开了,蹦蹦跳跳的跑到厨房正在忙碌的两人那,开始蹦跳试图获得主人的注意。

  “马卡钦不可以哦,这里不能进来。”没两分钟,勇利就发现了马卡钦的不良行为,他稍微清洗了下,伸手想抱住马卡钦,却被它抢先一步跑离。

  “尤里奥,可以麻烦你看一下马卡钦么?别让它再靠近厨房。”

  “没事,之前马卡钦也这样,他喜欢在厨房看着我做事~”

  “维克托!不能让狗狗靠近厨房你不知道么?这里对它来说太危险了啦。”勇利回头对维克托严肃的说道。

  “米拉!帮我抓住它!”尤里奥发现马卡钦已经往米拉和格奥尔基的方向奔去,赶紧喊了一声。

  “尤里你自己动手嘛,别告诉我你连高龄的狗狗都抓不住哦?”

  “啰嗦!你自己试试好不好抓!”

  尤里一边跟米拉拌嘴,一边开始和米拉、格奥尔基满屋子抓马卡钦,这只狗狗虽然年纪大了,但是身手灵活,毫不输给它的主人。

  等到他们终于把狗狗抱到怀里开始蹂躏时,房屋里已经泛起了猪排饭的香气。

  “我很久没做过这个了,不知道你们会不会喜欢这个味道……”勇利把四份猪排饭端上了桌,回头开始陪维克托处理沙拉,他还没有完全处理好,正在用菜刀切洋葱,眼角有点泛红。

  好久没吃到了!长谷町的神物!

  尤里感动的叉起一块猪排:猪排饭在这方面的手艺看起来还不错,这块猪排看起来——超好吃——

  还没等他吃到嘴里,一声短促的尖叫吓得他手一抖,猪排又掉回了碗里。

  “我刚刚放这的戒指怎么不见了?”勇利看起来有点慌张,他急急忙忙的扔掉了手上的菜,开始翻查料理台。维克托也扔掉了手上的东西,看起来不比勇利镇定到哪里去。

  “勇利,冷静一点想一下,你刚刚是把戒指放这了吧?有没有被购物袋扫掉?在地上有么?”

  “找不到啊,我明明放在这的!”勇利看起来好像要哭的样子。

  这种时候还能没心没肺的吃饭也太不像话了。

  尤里哀怨的看了眼猪排饭,叹了口气放下叉子,和米拉、格奥尔基一起加入了翻找戒指的行动中。

  “没有看到——米拉你找到了么?”

  “没有……”

  “我把垃圾桶翻完了也没有——”

  “谁让你去翻垃圾桶的啊?!”

  厨房的料理台被一寸寸翻找过去,处理好的菜也被米拉拎起来粗鲁的抖了几次,维克托把之前放在料理台边的袋子一个个翻开搜索了几次,格奥尔基就差把垃圾桶翻第四遍了,那枚维克托号称是订婚证明的戒指还是不见踪影。

  尤里擦了擦汗,他刚刚又来回翻找了一次桌子,还是没有发现什么。

  马卡钦一蹦一跳的蹭了过来,大家都在忙碌,没有人陪它玩了,它看起来有点不高兴。

  尤里奥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我说,刚刚马卡钦不是在这附近转圈么?不会戒指被它吃了吧?!”

  “什么!”

  原本看起来快哭出来的勇利惊恐的瞪圆了眼睛,他冲了过来一把抱住了马卡钦,开始上下触摸马卡钦的脖子和腹部。维克托也一下子变了脸色,冲了过来。

  摸了半天,马卡钦都忍不住冲勇利打了两个喷嚏,他才松了口气。

   “看起来它应该没有吃掉戒指,别太担心。”维克托看起来稍微放松了些。

  “要是真的是它吃掉了怎么办?去医院照X光然后取出来么?”尤里好奇的问了一句。

  维克托皱了皱眉,“马卡钦再乱吃东西也没傻到会吃掉戒指的。”

  “它之前差点把自己吃到病危!”勇利忍不住反驳了一句, “我都说不能让马卡钦靠近厨房了!”

  “勇利,这是个开放式厨房。”

  “那也应该在做饭时把它关在不能接近的地方,维克托你太宠马卡钦了!”

  “我不想把它关起来,马卡钦看不到我会着急的。”

  “如果它出事我更急啊。”

  “别怕勇利,不是马卡钦吃掉就好……实在找不到戒指的话,大不了再买一对,没事的。”

  尤里用手盖住了额头。

  米拉偷偷拽了拽尤里,格奥尔基也不动声色的凑了过来,三个人偷偷的向后退了几步,躲在了沙发附近。

  “维克托!”勇利看起来似乎有些想发火的样子,他咬住了嘴唇,顿了一下才说到,“再买一对什么的话请不要再提了!”

  “勇利,我是不想让你为这种事情着急……”

  “听我说维克托,”勇利拽过维克托的手,那枚同款的戒指在维克托的手上熠熠闪光,勇利亲吻了下戒指,“这枚戒指对我而言,可不是简单的装饰品而已呢。”

  维克托愣了下,笑了出来。

  “对我来说,这也不是简单的装饰品哦。

  “这是我们的订婚戒指呢,在结婚前我可不会轻易丢掉它哦?”

  “勇利,刚刚我听到了呢,为什么找尤里奥问租房?不想跟我在一起了么?”

  “啊?”勇利愣住了,脸又开始泛起红色,“谁让你这只有一张床,睡在一起我睡不着觉。”

  “好过分啊勇利~明明在日本也一起睡过呀~”

  够了。尤里僵着脸。

  格奥尔基在这对师徒说话的途中就开始趴在地上到处看,完全没有在意刚刚的发言,忽然,他惊喜的叫了一声:“找到了!”伸手往沙发下掏着,却好像没有摸到什么。

  “尤里奥,来帮我搬一下沙发!戒指在沙发下,我发现了哦!”

  “你让米拉那个怪力女陪你啦!”尤里恶声恶气的回了句话。

  最后他们三个人合力抬起了沙发。

  “实在对不起,猪排饭都凉了呢……”拿回了戒指的勇利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我给你们重做吧?”

  别再丢一次戒指就行。尤里如此想着,坐回了餐桌旁。

  

  4

  第二天,尤里毫不意外的在报纸上看到了昨天的报道。

  大大的标题写着“沙皇携徒疯狂采购:盘点那些年他情有独钟的品牌”。

  现在的媒体真是无聊。

  尤里收起了报纸,看向那个正准备上场的日本人,由于维克托的双重身份,他们的上场时间是交错的,方便维克托及时的指导勇利。

  他睁大了眼睛。

  胜生勇利褪下了自己的戒指——似乎因为今天的特殊训练,戴着戒指不太方便——他抓起维克托的右手,把戒指戴上了他的无名指。

  这枚戒指在维克托手上显得有些小,只能松松的卡在他的指关节处,维克托并不介意的样子,他笑着合起了手,送自己的爱徒上了场。

  “你们、你们干嘛?”尤里干涩的问到。

  “啊?”维克托纳闷的回了一句,随后他意识到了尤里在问什么,笑着挥了下手,“你说这个啊,这样就不会弄丢戒指了啊。”

  什么狗屁理由——

  尤里觉得自己喉咙口被堵住了。

  当勇利做完训练,回到冰场边,被维克托笑着拉起右手重新戴上戒指的时候,尤里终于发出了一声古怪的,像是被呛到了的声音。

  他想,他大概需要去冷静一下。

  

  END


PS:承总告诉我她为我准备了一篇精心制作的礼物,虽然我还不知道是什么,谨以此篇姑且作为回礼吧w

评论(18)

热度(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