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不拆逆,勇吹,两份搞事七份甜,剩下一份拖延症……

[维勇]守护 1 (修仙paro)

修仙paro,作者知道很违和但是脑子有坑没办法需要填一下,请多包涵

整体修仙体系部分来源灭运图录,但灭运体系太麻烦了会做适当简化

这文一发完不了……更新不定,先放了最开始的引。

以上OK?


楔子

  长庚天,玉京城。

  正是中秋佳节,月明如洗,万家灯火,玉京城内灯火通明,流光溢彩,人影重重,欢声笑语。就连居于玉京城九天之上的仙家冰轮宗,亦是火树银花不夜天。

  只有辉夜宫依旧冷清一如往昔。

  尤里皱着眉走上辉夜宫冗长的阶梯,这并不是因为他心血来潮想体验一把凡人的感受,仅仅是因为在这里限制了所有法术的使用。漫长的阶梯由青玉铺就,月光洒落,遍地清辉。一扇扇朱门无声无息的打开,为他指引了前行的方向。

  在辉夜宫后山,辉清池伸出的狰狞怪石处,他发现了此行的目标。

  银色长发如同辉光一般垂下,干净美丽,不似凡人的辉夜宫宫主,无衰无劫,长生久视的半步金仙,维克托。

  此刻他正凝视着山下点点闪烁的人间星光,美丽的蓝色眼睛微微眯起,漾起浅淡的雾色,不知正在想些什么。

  “虚假的繁荣。”尤里冷不丁的开口,暴躁而带着嘲讽的声音一点也不悦耳动听,“沉浸在这里停驻的维克托已经死了。”

  维克托微微皱眉,转身看向自己金发异瞳的小师弟。

  “你来这做什么?”

  “来看某个说要沉眠的家伙想要怎么作死啊。”尤里四处寻找可以坐下的地方,但是没有任何发现,干脆虚空一挥拉过一块温泉边的石头靠了上去,“你到底在想什么?天人五衰你都挺过来了,现在跟宗派说你想休息一下?长庚天的守护者休息了,这世界由谁来看顾?”

  “没这么严重。”维克托笑了笑,“这长庚天又不是我一个人的长庚天,我就算休息一下,难道你跟米拉会弃它于不顾?”

  “而且,我累了。”

  深秋微凉的风吹起他如同月光一样的长发,在空中散出一个曼妙的弧度,然后纷扬坠落。

  “从踏入冰轮宗大门开始到现在,我可是一天都没有懈怠过呢。”

  尤里开始呼气,他从修炼有成后就定格的少年面孔上露出了一个略微担心的表情,随后又转为嫌恶。

  “我知道——我就知道!你就不会给我跟米拉省心!要休息你就该死的去休息吧,反正你也没有什么徒子徒孙需要照顾,就算你睡死过去,一时半会也不会有人知道长庚天的守护者在睡梦里被口水噎死——”

  忽然看到眼前的守护者露出一个炫目的笑容,少年别扭的歪过头,语气干巴巴的说到,“你的名头足以震慑宵小之辈,我只希望你醒过来时,你的心病能解决掉——”

  “不会很久的。”银发的守护者微笑。

  “我可是长庚天出身的,唯一的守护者呢。”

  “不过说起来,尤拉你之前带走的我的那缕神念呢?该还我了吧?”维克托忽然皱起鼻子,从怪石上一跃而下,凑近少年面前挑眉。

  “这”,意外的,尤里露出一个略显心虚的神情,注意到的维克托微眯起了双眼。

  “你把我的神念搞丢了?”

  “我、我也没想到那头傻不拉几的龙居然掌握了时空跳跃啊!它一口吞了你的戒指,我没来得及抓住它它就带伤跑了!”金发少年扭头。

  “然后你就放任我那缕没有任何自保能力只能保证自己不消散的神念流落在外还不跟我报备一下——”

  “够啦你都半步金仙了自己算一下不就知道在哪了!我还没到可以随便掌控时空的程度好嘛老爷爷!”

  “而且我也不是没有去找过啊!但是那头傻龙,不知道怎么找的,跑到一个我根本没法算出来的小千世界去了,反正它伤那么重应该死了——我说你放手啦!”

  被揪住脸蛋口齿不清的尤里恼羞成怒,一巴掌打开了维克托掐脸的手。

  “算了,我还是先去休息一下吧,这道神念等我醒过来再去找好了,反正他也不会出什么事——尤拉你记住,欠我一次哦。”

  维克托微笑转身,银色的轮廓在空气中渐渐消弭。

  遗留下一个微不可查的词语。

  

  谢谢。

  

  一恍神间,尤里已经被送到地膜之外。他眨了下眼睛,然而眼睛十分干涩,流不出什么东西。

  眼前本是一片明亮的玉京城,层层叠叠的灯火开始泯灭。

  从最明亮的冰轮宗藏书阁,到最普通的玉京城民居,从空中绽放的烟花到小孩手中提着的灯笼,闪烁的柔和橙色光芒如同罩上一层轻纱,安静悄然的熄灭。

  街道上的行人,城市里的游客,乃至冰轮宗中活动着的弟子,安然的闭上双眼,如同雾气一样瞬间消散。

  这座虚假城市的守护者已然入眠。

  再无任何意义,维持着平和繁荣的假象。

  “……呆子。”

  尤里离开了,他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可不能像掩耳盗铃的某人一样,放纵自己沉眠。

  世界重归一片漆黑。


TBC


评论(1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