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不拆逆,勇吹,两份搞事七份甜,剩下一份拖延症……

[维勇]全世界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在一起了(搞事paro)

爱是穿越时空的奇迹番外

番外比正文长作者也不知道为什么

ciaociao和尤里奥视角

如果有空还想写选手和迷妹们的反应……别打

以上OK?


  一

  切雷斯蒂诺·西奥迪尼,一向十分自信的他,从不否认自己是这世界上屈指可数名列前茅的优秀花样滑冰教练——他的身价足以体现这一点。

  但现在他正在陷入深深的苦恼中。

  究竟谁能指导他一下,怎么引导一个玻璃心的学生呢?

  来自日本的23岁青年胜生勇利,跟随切雷斯蒂诺学习已经有五年时间了,本年度勇利首次进入了GPF,本来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然而向来要强的他又连遭不幸,现在似乎是再起不能的样子了呢。

  经历过短节目的惨败后,勇利就请切雷斯蒂诺到房间里交谈,消沉的他表示不打算再跟切雷斯蒂诺续约了,并且自顾自的说不想连累什么的。

  虽然说花滑选手和教练好聚好散是常见的事情,并且自己和勇利的合约也确实差不多到期了,切雷斯蒂诺还是感到了无奈和丝许愤怒,指导胜生勇利也有五年时间了,这个远渡重洋来底特律训练的男孩子听话而刻苦,从来没有因为训练的事情跟自己起过争执,但是由于个性的问题,整整五年——五年!自己似乎都没能撬开过他的心防!

  现在还说出这样的话……

  切雷斯蒂诺忍住了教训他的话语——再过一天就是GPF的自由滑决赛了,这时候教育玻璃心的胜生勇利大概只会带来反效果,并且就算他这么说了,切雷斯蒂诺也不可能在GPF结束前离开,垫底也要陪他结束了晚宴才能算圆满吧?不过心情抑郁了的切雷斯蒂诺还是去喝了点酒,跟老对手们抱怨了会。

  “要是勇利能自信一点该多好,他技巧和情感表达都很棒的,我又不擅长引导这种内向的人,真的有点可惜。”对着朋友这么抱怨着的切雷斯蒂诺灌下了一杯啤酒。

  “自信过头的选手也是大问题啊……真希望他们哪天能听话一点。”雅科夫教练举手又叫了一瓶伏特加,回头跟切雷斯蒂诺这么说着。

  毕竟第二天还是比赛,切雷斯蒂诺没敢多喝就回去了,暗自祈祷勇利自己能想通,在决赛时发挥出个人的正常水平。

 

  但公开练习时,切雷斯蒂诺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胜生勇利,似乎在短短一夜之间,找到了自己的自信?

  其实早上就很奇怪,一向不会赖床的勇利早上居然需要他来敲门,并且在看到他的时候露出了奇怪的表情,还莫名其妙的问他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在哪里——用的词还是维恰这种称呼。

  “维克托?他在楼上住啊?等会公开练习勇利你会见到他的,是想去要签名么?”

  这么回答的切雷斯蒂诺完全没想到对面的学生会露出一种奇怪的,看起来有点像不可置信的表情,并且在他面前砰的一下关了房门。

  这还是第一次勇利在他面前有这种举动呢!难道决赛的压力大到这种程度?切雷斯蒂诺一边敲门一边担心。而再次开门的勇利显得有些恍惚,直到上了冰场才开始缓过神的样子。

  一开始进行练习时,他的表现还十分生涩,感觉就像好久没练习过一样——导致切雷斯蒂诺十分担心,但是很快,勇利像回想起什么一样,动作开始流畅,并且体现出一种切雷斯蒂诺从未感受过的美感。

  今天的他究竟是打开了哪个开关?

  不过不管怎样,切雷斯蒂诺虽然还是有点担心,却不得不为自己学生的表现喝彩,他今天的练习相当出色,如果明天能抵抗住压力充分发挥出来,也不是没有反败为胜的希望吧?

  ……还是不要多想了,勇利不会因为压力彻底崩溃就不错了。

  此刻的切雷斯蒂诺,完全没有想到第二天决赛时差点崩溃的是自己。

 

  “……我不记得我教过他跳4F啊?”

  望着冰场中如同天鹅一般翩翩起舞的自家学生,切雷斯蒂诺喃喃自语。

  相当精彩美丽的表演,技巧无可挑剔,情感满溢,虽然没能clean,但跟前天的短节目相比,可以说,胜生发挥出了他最高的水平——比之前在最放松状态下看到的还要好。

  更别说那个4F了,不知道是勇利什么时候开始练习的?虽然摔倒但是圈数也够了。

  等分时切雷斯蒂诺毫不吝啬的夸赞了自己的学生,然而勇利似乎十分心不在焉,眯着眼睛看清楚自己的打分后便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什么,却因为没有找到而黯然低下了头。

  “没有,你知道的我根本不会教4F——见鬼,勇利到底去哪里了……”

  离开等分区后,切雷斯蒂诺接到了自己学生披集的电话,再次抬头,已经找不到勇利了。

  实在没有办法搜寻到学生的踪迹,切雷斯蒂诺只好找了个位置合适的看台坐了下来欣赏本次大赛其他选手的表演:这次勇利的自由滑分数相当高,虽然在短节目丢失了不少,但是总分算起来说不定有上台的希望,到时候勇利肯定会出现的。

  在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登场时,切雷斯蒂诺已经露出了微笑——目前勇利排在第二位,肯定是能够登上领奖台的,这真的太超越他的想象了!

  放下心,切雷斯蒂诺开始专心观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表演,不得不说,这位GPF的四连霸选手今年也毫无瑕疵,凌驾众人之上的技巧和超越想象的编排,今天他的情感表达甚至更上了一层楼——联想起维克托这赛季选择曲子含义的切雷斯蒂诺不禁开始猜测,是不是这位倾倒众生的万人迷又有了新的恋情?

  这时候,他听到K&C区有些许的骚动。

  看过去时他意外的发现了自己的学生。

  不会是勇利因为获得了奖牌高兴的失态算错时间了吧?切雷斯蒂诺站起身打算去K&C区带走勇利。此刻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刚好结束了他的表演,并且像发现了什么一样加速向K&C区滑去。

  可别是被勇利的行为惹到了……切雷斯蒂诺这么想着。

  下一秒,切雷斯蒂诺听到了整个比赛会场所有人的倒吸气声。

  他的学生胜生勇利,在GPF所有选手和观众的众目睽睽之下扑倒了四冠的王者,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而那个银发的俄罗斯人被扑倒后,抬起头亲吻了他的学生的眼泪。

  ……这种时候的转播大屏幕为什么这么清晰?

 

  耳朵快聋掉的切雷斯蒂诺直到学生拿着奖牌来到自己面前都没有回过神来。

  “切雷斯蒂诺教练,谢谢你一直以来的教导,我以后也会努力的!”胜生勇利似乎不太好意思,拿着铜牌在他面前深深鞠了一躬。

  “ciaociao切雷斯蒂诺教练,我以后会好好指导勇利的,你放心吧^ ^”那个银发的金牌得主也在边上笑嘻嘻的这么说着。

  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切雷斯蒂诺心中不停回响着这句话,以及,他莫名其妙的想起来了一句古语:

  儿大不由娘啊。

 

  END



  二

  尤里·普利赛提,出生于俄罗斯的他今年15岁,是三届青少年组的冠军,前途无量的花样滑冰选手。

  现在他十分暴躁。

  其实得到第三枚金牌的他前天早上的情绪还是十分稳定的,毕竟连续三届冠军,连那个总是笑嘻嘻的外星人师兄都没能做到呢。

  然而前天师兄似乎脑袋坏掉了——虽然他平时看起来脑子也没好到哪里去,有一出没一出的外星人思想让雅科夫教练和冰协的老头子们都紧张的过分——他居然光着脚跑出去到处喊Yuri!

  “维恰,yuri在这里的,你找他有什么急事?”尤里跟着紧张的雅科夫教练在酒店前台堵住维克托时,那个外星人居然带着一脸紧张的快昏倒的表情。

  “我不是找yurio……”

  等等,什么时候我的名字后面多了一个发音?我怎么不知道?

 

  直到被雅科夫教练打包塞进私人冰场私下叮嘱时,尤里都没从愤怒中反应过来,去他妈的第二天比赛,就算是四连霸,他至少也要学会尊重别人的名字吧!

  但是整个练习过程中尤里完全找不到发作的机会,似乎醒过神来的维克托看起来有点恶心的温柔感,一曲伴我身边不要离开滑的勾人心弦,差点让他忘记自己的怒火。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有点生疏,果然还是脑子坏掉了吧?

 

  昨天正式比赛开始时,一切都很正常。因为维克托后来的表现没什么异常,本来连晚上都恨不得带着尤里打地铺睡在维克托房间的雅科夫教练终于大方的放过尤里,让他自行去看男单决赛。

  毕竟明年尤里就要升组了,提前看一看对手们的表现也是很重要的学习机会呢。

  比如现在场上一个也叫做yuri的选手,似乎之前短节目表现不佳,自由滑排到了第一个出场,但是整场自由滑表现的异常出色,甚至做了一个维克托代名词的4F跳跃!

  虽然摔倒了,但是这种身处逆境奋起直追的精神尤里十分赞赏,不过在听到胜生勇利名字后,他脑海中忽然浮现了一个念头:昨天维克托找的yuri,不会是他吧?

  不过接下来选手们的表现让尤里迅速忘记了这个小想法。等到维克托登场时,他已经彻底忘了……

 

  该死,他们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尤里目瞪口呆的看着维克托被那个日本的yuri扑倒在地,并且还凑上去……凑上去亲吻了他的脸颊!周围观众不可置信的尖叫声差点掀翻了索契场馆的房顶,穿透了他的耳膜。

  接下来的发展更是魔幻……尤里眼睁睁的看着维克托和那个日本的胜生勇利分别领取了金牌和铜牌,对着胜生勇利的教练鞠躬,然后来到了一脸呆滞的雅科夫教练面前。

  “雅科夫,你曾是最棒的教练,从今往后也会是。没有听你的话对不起,虽然边当选手边做教练我也没有尝试过,但是我想这么尝试。”

  “不让勇利拿一次冠军我可是太亏了呢~”

  这个外星人到底又在说什么?他是不是……真的脑子坏掉了?

  惊恐过度的尤里甚至没有注意到雅科夫教练到底回了什么话,也没注意到那一对一直黏在一起的奇怪组合什么时候消失的,或者自己今天晚上到底吃了什么。他只记得自己在回到酒店房间后迅速打开手机查找的胜生勇利的赛场历程——没有一次和维克托碰到过。

  所以,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

 

  直到今天表演赛前的练习,尤里都还没醒过神来,直到周围选手的窃窃私语变成了突然的一片死寂,他才抬起头——

  看到了昨天到今天的话题人物,他的师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和日本的胜生勇利。

  和他们手上金灿灿的对戒。

  “勇利就滑伴我啦~你还欠我一次呢!明明说好第二天一起滑的~”

  “可是考斯腾……”

  “没关系,你今年自由滑的那身也是蓝色,挺配的呀。”

  “但是重复的话会被罚款……”

  “欸~勇利更在意罚金么~”

  “不不不绝对没有维克托!”

  见鬼。

  尤里发誓他一点不想知道自己师兄打算干什么。

  因为他在中午的表演滑时迅速明白了。

 

  当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本次自由滑比赛的用曲伴我身边不要离开响起时,尤里已经可以用冷静的表情面对站在冰场上的胜生勇利了。

  胜生勇利并没有换掉自由滑那身考斯腾,看来是做好被罚款的打算了——表情柔和,动作舒展,几个跳跃降了点难度但是依然十分赏心悦目。

  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练习维克托这首曲子的?

  尤里依旧保持着冷静的表情。

  直到下一秒维克托穿着绛红的考斯腾从冰场另一侧滑出。

  所以说!做好被罚款的准备的,是你们两个人么???

  周围的尖叫声简直跟杀了两百只鸡一样,然而似乎完全影响不到冰场上流畅旋转的两位奖牌得主。

  非常漂亮的双人滑,看起来都可以去参加比赛了呢……尤里恍惚的想着。

  音乐快结束时候维克托做了一个托举,却好像体力不支,两个人一起摔在了冰上。

  明明应该很痛,但昏暗的灯光中,交叠摔在一起的两个人似乎相互凝视着笑了起来。

 

  直到晚上都一直恍惚着回到酒店房间的尤里克制不住的打开了手机搜索起推特的热门话题,然后点了一个赞。

  第二天,尤里·普利赛提,青少年冠军得主,点赞了一条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被人穿越了的推特的事情上了头条。

 

  END


  PS:表演滑需要选手准备一支不同的曲子和服装,不然会被罚款哦~


评论(71)

热度(1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