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不拆逆,勇吹,两份搞事七份甜,剩下一份拖延症……

[维勇]banquet噩梦

  第十集ED捏造剧情,如果官方打脸……我会把脸凑上去打的官方你快来啊!

  全程小尤里视角。

  以上OK?


  灯红酒绿,衣鬓香影。GPF之后的banquet照常举行着,褪去比赛时华丽衣饰的选手们衣冠楚楚,低声交谈或轻笑着。

  然而这无济于事。

  尤里·普利赛提今天很暴躁。

  虽然青少年组的冠军令他十分愉悦,但是今天看到的那个与他同名的选手居然缩在厕所哭泣这件事,成功惹毛了他。一想到也许会有人说“啊yuri在厕所哭呢”这样的话,他的神经就不自主的开始紧缩。

  更别说由于未满16岁,今天他碰不到一滴酒了。

  在冰舞女王米拉笑嘻嘻递过来一杯果汁的时候,尤里差点掀飞了那杯看起来像琥珀一样红橙色的液体。

  明明俄罗斯14岁就算成年了!

  不爽,非常不爽。

  尤其在他发现,他的师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一直在盯着某个地方的时候。

  “你为什么老盯着那个废物看?”尤里一脸不爽的端着那杯果汁,低声对着维克托抱怨着。

  “啊,第十六杯了。”

  “什么?”莫名其妙的回答。

  “我说,他已经喝了十六杯香槟了唉。”漂亮的银发青年皱着眉,“真的没事么?”

  “你这个嗜酒如命的俄罗斯人居然害怕别人会不会喝出问题……”简直是莫名其妙,“我说,你干嘛一开始就盯着那个垃圾看?”

  “你认识他哦?”答非所问,“一开始我以为他是我的粉丝呢,没想到也是选手啊,尤里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么?”

  尤里·普利赛提益发的暴躁了。

  这位师兄现年已经27岁高龄——对于15岁的他来说,27岁自然算高龄——一心沉浸在滑冰上,很多事情都懒得思考,思想本来就跟常人不太一样,他可不想告诉这个外星人对面那个一脸抑郁灌酒的家伙跟自己同名。

  “你干嘛这么关注他?”

  “啊他走过来了!”

  那个白天躲在厕所哭泣的日本青年今晚看起来很不一样,似乎是喝醉了。大概是喝的太多有点热,他一手拽开了领带,随意的塞进了衣服口袋,另外一只手还拎着一瓶香槟,摇摇晃晃的沿着一条笔直的路线走了过来。

  喝多了壮了胆子想找我打架么?尤里·普利赛提想着,如果他敢来,一定要打到他哭着离开。

  那个人走了过来。

  却没有理会他。

  满脸红晕的日本青年看向银发的王者。

  “可以请你跳支舞么?”

  见鬼。

  在思想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一手拽过了比自己高出起码一个头的青年,低唁着这个醉鬼衣着不整还敢来挑衅俄罗斯的冰上之王——虽然维克托看起来并没有不悦,事实上更生气的是被无视的自己。

  这个日本醉鬼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重新把领带随意的扣回身上,带着一脸可恶的笑意说到“要跟维克托跳舞,还得先过你这关?”

  顺手摘掉了那副看起来又厚又沉的眼镜,塞到了一脸茫然的维克托手上。

  他眯起眼睛,完全没有一丝一毫白天哭泣时的怯弱感。

  “来斗舞吧!”

  口齿不清,浑身带着酒香。

  可恶。

  更可恶的是自家一脸兴致勃勃,开始摸出手机狂拍的师兄。

  

  尤里·普利赛提更加暴躁了。

  此刻他正气喘吁吁的坐在椅子上,看着那个日本的闷骚醉鬼跟维克托开始跳起火辣的斗牛舞。

  维克托刚刚笑嘻嘻的把体力不支的尤里拽了下来,丢了一副眼镜在他手上,一边说着小尤里你还小,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不能透支,一边用着诱哄的口气,对那个胜生勇利说着我跟你跳舞,接替着上了场。

  日本的醉鬼一脸醉意。

  “如果我赢了斗舞,维克托要答应我一件事啊!”似乎是觉得太热,醉鬼又拉开了自己的西服外套,顺手丢到了尤里身上。

  “你这个——”

  “等你赢了再说吧。”维克托笑成了心形嘴。

  

  所以我为什么要抱着他的衣服,抓着他的眼镜,看他跟别人跳舞?

  醉鬼跳舞时根本看不出腼腆羞涩的样子,热情如火,现在跟维克托斗舞时的表情动作,一颦一笑都带着十足的魅力。

  “真看不出来勇利君这么擅长舞蹈呢……”米拉拉着女单排名第四的萨拉在一边私语。

  “确实啊,他平时都没有展现过这一面,切雷斯蒂诺教练给他选曲真是选错了w”

  “啊!切雷斯蒂诺教练在哪,怎么都没有去把勇利君拉开?”

  “应该是在勇利喝醉前就已经阵亡了吧……”

  Banquet上的诸位选手此刻已经空出了一个大圈,任由本次GPF的第一和第六名在晚宴上进行着热烈的舞蹈交流,反正每届宴会上都会出现一些有趣的事情,这次斗舞意料之外但是也趣味十足,不少选手一边兴趣十足的围观交流着,一边拿着手机开始拍拍拍。

  如果在明天给那个酒醒后的日本男人看,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呢?

  于是尤里也拿起了手机。

  

  半个多小时后,维克托也开始体力不支了,这个醉酒的日本人体力简直可怕,舞蹈的底子也出奇的好,跳完街舞跳斗牛,在维克托毫无预兆的更换成探戈后毫不迟疑的跟上,步伐精准表演热情,换来了选手们的一致叫好。

  如果结束在这里,尤里一定会把照片发满sns,让这个日本男人感受到他的愤怒的!

  ……

  如果,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没有跟看起来快要崩溃的酒店经理要钢管的话。

  一但事情牵扯到克里斯托夫,好像都会向着色情的深渊滑去。

  比如答应了第三场斗舞的胜生勇利,此刻灌下了不知道是第几瓶香槟,热到褪去了身上的衣物,开始跟克里斯托夫开始了让人没眼看的钢管双人舞。

  好没羞耻!

  望着全身上下只剩一条内裤和一条领带的醉鬼,尤里·普利赛提一脸崩溃。

  “真看不出来,勇利君的身材这么好……”

  “他也太可怕了,什么都会跳啊。”

  “腹肌真好看……”

  “妹妹你别拍那个闷骚色狼了啊啊啊啊!”

  “米奇你不觉得好看么w”

  身边目瞪口呆的众选手……拍的更起劲了。

  更别说那个早就开始全程录像一脸兴致勃勃的师兄了。

  这种照片一定不能流传出去!不然男单组的所有人都会被嘲笑的……

  

  第三场斗舞终于也结束了。

  这个日本人凭借醉酒后的狂野性感和可怕体力一对三干掉了GPF的第一和第二,还有青少年组的冠军。

  尤里·普利赛提快爆发了。

  那个可恶的日本醉鬼此刻正一脸潮红的抱着维克托不放。

  刚刚结束钢管舞后,维克托笑呵呵的把他拉了起来并给他套上了之前的衬衫,没想到这个醉鬼居然就开始抱着维克托,把他当做钢管一样蹭了起来。

  看起来十分恶心。

  为了让他看清楚自己抱住了什么,尤里把眼镜重重的塞回了他的脸上。

  但好像无济于事。

  胜生勇利看清楚自己抱着的是谁后,更加用力的搂住了维克托。呜咽的说了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的日语后,只有一句话尤里听懂了。

  Be my coach!

  原本一脸无措的银发王者脸上突然泛起了红晕。

  ……

  Fuck。

  

  END


十二集放完回头一看,我还是被打脸了……哭唧唧,尤里奥居然一开始就注意勇利了,官方套路深_(:з」∠)_嘛写都写了,勇敢的放着被打吧_(:з」∠)_

评论(31)

热度(864)